4473.com

最新通知公告:中咨协会关于协助做好2021年度行业发展情况总结的通知
业务交流 您当前的位置 :4473.com >业务交流 >业务交流
新型经营体系与中国农业未来—对美国企业农场最新发展的思考
发布:人民论坛 姜长云 郭志芳 时间:2014/10/29

    综观世界,农户家庭经营成为大多数国家农业经营形式的主导选择。有些国家试图用企业式农业经营取代农户家庭经营,但在总体上并未取得具有普遍意义的成功。然而,要简单否认企业式农业经营在总体上加快发展的趋势和在特定领域的比较优势,也不符合实际。企业农场是企业式农业经营的组织载体。利用1997~2007年美国农场普查的数据,大家曾就美国企业农场的发展及其启示撰文进行过分析(姜长云、张立冬,2014)。美国农业普查资料每5年发布一次,最新一次(2012年)美国农业普查数据已于2014年5月发布。本文将以此为基础,就美国企业农场的最新发展进行分析,以期对推动我国农业发展方式转变有所启发。

    美国企业农场的最新发展及原因

    1974年以来,美国农业普查将农场定义为在调查年份生产或销售的农产品达到或超过1000美金的地方,并将农场划分为家庭或个人农场、合伙农场(Partnership farm)、企业农场(Corporation farm)和其他农场等4种类型。为叙述简便起见,本文将家庭或个人农场统一简称为家庭农场。2007~2012年间,美国企业农场的发展主要呈现以下特征和趋势:

    企业农场占美国农场总数的比重仍然较低,但其数量增加、比重提升的态势更加鲜明。根据2012年美国农业普查数据,在美国农场的数量结构中,家庭农场仍占绝对优势,企业农场数及其占农场总数的比重与家庭农场相距甚远。同年,美国全部农场数为2109303个,其中家庭农场、合伙农场、企业农场和其他农场分别为1828946个、137987个、106716个和35654个,分别占美国农场总数的86.71%、6.54%、5.06%和1.69%;家庭农场和企业农场占美国农场总数的比重分别较2007年上升0.25个百分点和0.70个百分点。家庭农场在数量减少的同时,占农场总数的比重却有所上升,这与美国农场总数的更快下降有很大关系。在农场特别是家庭农场总数减少的同时,企业农场的数量却呈明显的增加态势。2007~2012年间,美国农场总数减少了4.33%,其中家庭农场数减少了4.06%,合伙农场数减少了20.81%,企业农场和其他农场数分别增加了11.08%和26.72%。1997~2007年10年间,美国企业农场数仅增加了6.24%,企业农场占美国农场总数的比重仅增加了0.28个百分点。与1997~2007年相比,2007~2012年间美国企业农场数量增加、比重提升的态势更为清晰。

    企业农场的平均经营规模明显大于家庭农场,二者在产出规模上的差距明显大于在投入规模上的差距。美国企业农场的平均经营规模明显大于家庭农场,从不同土地规模的农场分组中家庭农场和企业农场数量占比的变化上可见一斑。从表1可见,尽管在不同土地规模的农场分组中,家庭农场在数量上都占绝对优势,但随着农场土地经营规模的扩大,家庭农场的数量占比却呈明显的下降趋势。在农场规模超过70英亩的各农场分组中,农场土地规模越大,企业农场的数量占比往往越高。在农场规模超过260英亩的各农场组中,企业农场占所在组农场总数的比重,已超过全部企业农场占全部农场总数的比重。

    值得注意的是,就平均的土地规模而论,2007~2012年美国全部农场或家庭农场的平均土地规模均有所扩大,但企业农场的平均土地规模却有所缩小。2007年,美国全部农场平均的土地规模为418英亩,家庭农场和企业农场平均的土地规模分别为301英亩和1304英亩。相比之下,2012年,美国全部农场和家庭农场平均的土地规模分别增加了3.83%和2.33%,但企业农场平均的土地规模却减少了5.67%。细究起来,主要原因在于,相对于2007年,2012年虽然不同土地规模分组的企业农场数均有所增加,但土地规模低于220英亩的企业农场数占企业农场总数的比重由49.28%上升到51.62%;土地规模大于220英亩的企业农场数占企业农场总数的比重由50.72%下降到48.38%。

    一般而言,农场经营规模可从投入和产出两方面来观察。在投入层面,主要有农场土地面积、农场生产支出、农场土地和建筑物市场价值、农场机械及设备市场价值等指标。在产出层面,主要有农产品销售额、农场净现金收入等指标。从表2可见,与家庭农场甚至美国农场的平均水平相比,企业农场的平均规模明显较大,并且企业农场与家庭农场之间在平均产出规模方面的差距通常明显大于在平均投入规模方面的差距。与此相关的是,在要素投入特别是农产品销售和农场净现金收入方面,家庭农场虽然仍占主导地位,但其主导能力已明显弱于以下两个比重所体现的水平。一是家庭农场占美国农场总数的比重,二是家庭农场土地面积占美国农场全部土地面积的比重。

    企业农场的专业化、集约化程度明显大于家庭农场,其土地产出率也明显高于家庭农场。2012年美国主要经营者主职业为农业者所占比重,企业农场为64.30%,家庭农场、合伙农场和其他农场分别为46.20%、57.99%和40.01%;家庭持有的企业农场为65.87%,非家庭持有的企业农场为51.37%。与2007年相比,2012年主要经营者主职业为农业者所占比重,在不同类型农场中均有一定程度的上升。尽管这一比重在企业农场中的上升幅度小于家庭农场、合伙农场和其他农场,但企业农场特别是家庭持有的企业农场主要经营者主职业为农业者占比仍明显高于家庭农场、合伙农场和其他农场。

    从农产品销售额或农场净现金收入占比与农场土地面积占比的比较可见,美国企业农场的土地产出率明显高于家庭农场、合伙农场和其他农场。比如,2012年单位土地面积的农产品销售额,企业农场分别是家庭农场的2.28倍、合伙农场的1.45倍、其他农场的7.77倍。但与2007年相比,2012年家庭农场与企业农场在土地产出率方面的差距略有缩小。2007年单位土地面积的农产品销售额,企业农场是家庭农场的2.61倍。

    企业农场的比较优势主要集中于少数领域,特别是季节性影响较弱、现代科技较为可控、附加价值较高的农产品生产中。如果说美国家庭农场经营领域的分布是“普遍开花”,那么企业农场经营领域的选择则是“重点突破”。美国企业农场数占比具有显著优势的领域主要集中在①苗圃、温室植物、园艺花卉、草皮类和②水产品类,2012年分别占生产该类农产品的农场数量之20.43%和18.67%,明显高于其他农产品生产中企业农场数所占的比重。企业农场农产品销售额占比具有显著优势的领域主要集中在:①苗圃、温室植物、园艺花卉、草皮类;②水产品类;③蔬菜、甜瓜、西红柿、甘薯类;④水果、坚果、浆果类;⑤圣诞树、短年生林木植物;⑥猪;⑦牛、牛犊类;⑧家禽及禽蛋等。在前4类农产品销售额中,企业农场的占比分别达70.60%、50.37%、44.40%和40.11%,分别高出家庭农场占比54.08、30.05、18.71和11.47个百分点。这些领域往往属于设施农业、有机农业和受天气影响较小的规模化种养业,通常专业化和集约化水平较高、受季节性影响较弱、现代技术较为可控,且附加值较大。

    企业农场的经营领域主要集中于上述特殊方面,主要原因在于:第一,与家庭农场相比,企业农场的运行往往具有更强的利润导向,而这些领域大多需求收入弹性较高,附加值较大。第二,这些领域往往需要更多的投资、更新的发展理念、更高的科技应用水平、更强的产业链整合和对接中高端市场的能力。农场土地规模越大,对开拓融资渠道和农产品市场、对接科技和中高端市场及加强产业链整合的需求越强,由此导致企业农场在资金、技术、发展理念和产业链一体化等方面的比较优势迅速凸显。第三,相对于常规农业,设施农业、有机农业和受天气影响较小的规模化种养业,通过对现代科技和发展理念的规模化集成运用,可以有效规避农业生产周期长、季节性强、风险难以控制等因素对企业农场吸引投资的制约。由于农业是经济再生产和自然再生产的统一,农业发展不仅受到市场风险的约束,还会受到自然风险的考验;当今世界农产品能源化、金融化的发展,也增加了农业风险控制的难度。

    此外,对有机农业的投资偏好和小规模农场从事有机农业的比较优势,也是部分工商资本直接以小规模非家庭持有的企业农场形式进入农业生产的重要原因之一(姜长云、张立冬,2014)。2012年,美国有机农业共有农场14326个,其中企业农场1669个,占11.65%;美国有机农业农场的全部商品销售额为312071.7万美金,其中企业农场130238.3万美金,占41.7%;在美国有机农业的企业农场中,非家庭持有的企业农场分别占农场数量的16.18%和32.51%。在美国有机农业中企业农场数量和销售额占比,均明显高于企业农场占美国全部农场数量和销售额的比重;在美国有机农业中非家庭持有的企业农场占企业农场数量和销售额的比重,也均明显高于美国全部非家庭持有的企业农场占企业农场数量和销售额的比重。企业农场特别是非家庭持有的企业农场在有机农业中的相对集中,据此可见一斑。

    企业农场仍主要表现为家庭持有,直接由工商资本进入农业生产形成的企业农场仍占少数。美国的企业农场包括家庭持有的企业农场和非家庭持有的企业农场两部分。2007年,家庭持有的企业农场分别占美国企业农场总数和企业农场土地面积的89.34%和91.18%。2012年美国企业农场106716个,其中家庭持有的企业农场和非家庭持有的企业农场分别占89.15%和10.85%;企业农场拥有的土地面积为13127.29万英亩,其中家庭持有的企业农场和非家庭持有的企业农场分别占90.50%和9.50%。与2007年相比,2012年家庭持有的企业农场占企业农场总数和企业农场土地面积的比重都略有下降,但家庭持有的企业农场在企业农场中的绝对优势地位并未遭到根本撼动。美国的大多数企业农场是由家庭农场转化而来的,或是家庭成员之间通过企业化运作组建起来的。大规模企业农场尤其如此。直接由工商资本进入农业生产领域形成的企业农场仍然只是少数,而且此类企业农场相当一部分为小规模农场。

    这种现象的形成,很大程度上是因为农业是经济再生产和自然再生产的统一,家庭持有的企业农场有利于克服农业劳动监督和计量的先天性困难,增强农业竞争力,提高农场经营者的收入;也有利于防止家庭农场演化为下游工商垄断资本的附庸。家庭持有的企业农场,有利于规避工商资本直接进入农业生产导致过快的农地非粮化问题。在农业中评价股东履行权利—义务情况的先天性困难,也导致企业农场的股东数不宜过多(姜长云、张立冬,2014)。

    启示与思考

    坚持家庭经营在农业生产经营中的基础性地位,可以同企业农场在特定领域加快发展并形成比较优势并行不悖。基于前文分析可见,尽管企业农场占美国农场总数的比重仍然较低,但是近年来其数量增加、比重提升的态势较之前更加鲜明。尽管相对于2007年、2012年美国企业农场的平均土地规模有所缩小,但美国企业农场的平均经营规模仍明显大于家庭农场,其集约化程度和土地产出率也明显高于家庭农场;与2007年相比,2012年美国企业农场主要表现为家庭持有的状况并未根本改变,企业农场特别是家庭持有的企业农场的专业化程度进一步提高,并继续明显高于家庭农场。可见,发展企业农场是推进农业发展方式转变的重要途径,也是提高农业经营效率和效益的重要载体,对此不宜笼统采取简单否定或排斥的态度。

    但是,企业农场相对于家庭农场的比较优势并非随处可见。从美国的经验来看,企业农场的比较优势主要集中于少数特定领域,特别是季节性影响较弱、现代科技比较可控、附加价值较高的农产品生产,尤其是设施农业、有机农业和受天气影响较小的规模化种养业中。超出这个范围,企业农场的比较劣势和家庭农场的比较优势就会迅速凸显。如在常规的大田谷物生产中,企业农场相对于家庭农场不仅没有比较优势,甚至存在比较劣势。因此,在发展现代农业、培育新型农业经营主体的过程中,对于企业农场或家庭农场的政策支撑,要拿捏好尺度,把握好分寸,简单否定企业农场在部分领域的比较优势和加快发展的合理性,同把企业农场在部分领域的比较优势和加快发展的合理性盲目夸大,都是不足取的。科学评价家庭农场、企业农场或农业企业等新型经营主体的适应性和发展空间至关重要。

    美国农场结构演变的经验值得借鉴,但两国农业经营主体的功能差异仍值得高度重视。前文分析了美国小规模农场从事有机农业的比较优势,但要由此否认我国“小而散”的农户家庭经营对于发展有机农业的不适应性,则是不符合实际的。近年来我国鼓励发展专业大户、家庭农场,很大程度上正是为借鉴发达国家经验,引导小规模农户家庭经营克服自身弱势,鼓励其向家庭农场加快转型。

    按照英亩和亩的折算关系,2012年美国家庭农场和企业农场的平均土地规模分别相当于我国1870亩和7466亩。即令是美国最小农场土地规模分组的上限9英亩,也相当我国55亩,达到许多地方规定的家庭农场标准,远远超出一般农户家庭经营的土地规模。美国小规模家庭农场的经营规模明显大于我国当前的农户家庭经营,看不到这一点,就很难准确理解我国完善农户家庭经营的必要性和紧迫性,由此提出的政策或对策建议也容易脱离我国实际。

    我国农户家庭经营与美国的家庭农场虽然有其共性,但差异性更大。这种差异突出地体现在以下三个方面。这三个方面的差异,都有利于提高美国家庭农场与企业农场竞争、抗衡的能力,也在一定程度上制约企业农场在美国农场结构中相对地位的提升。

    首先,美国家庭农场多数规模较大,且在大型农场中仍占绝对主体地位,有利于克服传统小农面临的技术、资金和市场弱势。

    其次,美国的家庭农场往往具有专业化、规模化、市场化和企业化的特征,美国的家庭农场主实际上是胜任现代农业的企业家;此外,美国完善、高效、便捷的农业社会化服务体系,为家庭农场的发展壮大提供了重要支撑,家庭农场可以将农业服务活动外包给专业化、社会化的服务机构(杜志雄、肖卫东,2014)。我国当前的农户家庭经营多具有“小而全”、“小而散”的性质,农户家庭经营的决策者更多地属于小商品生产者。即使是近年来我国鼓励发展的家庭农场,与美国家庭农场之间在经营规模和行为特征上大多也有天壤之别。因此,相对于我国,美国的家庭农场能够更好地应对生产过程中的资金、技术、市场开拓、劳动力供给甚至产业链整合问题。

    再次,美国农业政策对家庭农场的支撑力度较大,且近年来还略有扩大。2012年,美国获得政府补贴的家庭农场占获得政府补贴农场总数的83.77%,家庭农场获得的政府补贴额占农场获得政府补贴总额的69.37%,较2007年分别提高了0.57和2.17个百分点。同年家庭农场占美国全部农场土地面积的比重仅为61.50%,较2007年还下降0.8个百分点。家庭农场获得的政府补贴额占农场获得政府补贴总额的比重,高于家庭农场占美国全部农场土地面积的比重。2012年,美国政府补贴中仅有11.64%给予了企业农场,相对于企业农场在土地面积上的占比(14.35%),企业农场在获得政府补助方面处于实际劣势。

    基于我国农户家庭经营与美国家庭农场的较大差异,当前我国农户家庭经营与企业农场竞争、抗衡的能力明显弱于美国的家庭农场。这一方面说明完善农户家庭经营的重要性和紧迫性;另一方面说明我国企业农场相对于农户家庭经营在前述特殊领域的比较优势,在总体上可能略强于美国企业农场与家庭农场的对比,考虑到我国小规模分散化的农户家庭经营容易形成环境污染、动物疫病传播甚至“秸秆禁烧困难”等问题,情况更是如此。近年来,许多地方企业农场的发展较快,尽管总体趋势可能有些过猛,但这方面的原因也不可轻视。当然,无论我国企业农场的发展空间有多大,在相当长的时期内,受农民市民化进程和城乡社会稳定等约束,农户家庭经营作为我国农业经营主要形式的状况难有根本改变。尽管专业大户、家庭农场甚至企业农场的加快发展趋势日盛,但仍难成为多数地区农业经营的主要选择。

    未来我国企业农场的发展重点应是由家庭农场转化而成的企业农场,不应是工商资本投资农业生产形成的企业农场。从前文分析可见,迄今为止,美国的企业农场仍主要表现为家庭持有,非家庭持有的企业农场或直接由工商资本进入农业生产领域形成的企业农场仍占少数。由此衍生出对我国的启示是:今后在我国发展企业农场的过程中,对于工商资本直接进入农业生产领域,应该采取适度谨慎的态度,以防企业农场特别是非家庭持有的企业农场过快发展,形成对小规模农户家庭经营的“毁灭性破坏”,影响主要农产品供给能力的稳定性。在此方面,国际上已有诸多前车之鉴。考虑到我国农业正处于加速转型期,情况尤其如此。

    (本文系国家社会科学基金重大项目“产业链视角下的加快转变农业发展方式研究”的阶段性研究成果)

    【编辑概况】姜长云,国家发改委产业经济与技术经济研究所研究员、研究室主任、博导。研究方向为服务业发展的理论与政策、农村经济理论与政策、中小企业发展。主要著作有《三农问题的多维透视》、《乡镇企业融资问题新探》、《科技进步示范区建设:理论与经验》等。 郭志芳,中国农业大学经济管理学院博士研究生。

关闭窗口】     【打印
Copyright @ www.hnaec.org All Rights Reserved  湖南省工程咨询协会 版权所有
地址:长沙市雨花区人民东路46号 铭诚国际五楼519-522室 邮政編码410016
电话:0731-82223916,84412557 网址: www.hnaec.org
湘ICP备12013286号
XML 地图 | Sitemap 地图